you had me at hello.
邮箱:modww703@163.com
小号唠嗑 W.w
偶尔出现,偶尔浮出水面
急需一点好运
想做一滴永远挂在松树叶上的水

悖悖论:

我们看清了生命的无意义,甚至看穿了一切追寻意义的活动的徒劳与自欺性,却又不能安于意义的缺失,也许人对意义的渴望就是进化遗留的阑尾,我们只是阑尾炎犯了而已,要么割掉,要么痛着

还好我们有艺术啊,优雅地搪塞人类和人类生存的问题是艺术的杰出功能,有时候觉得没能和艺术在一起的人就像单身狗一样可怜,但是你又很难帮他脱单

所以,过一种审美的生活吧,希望我们像史努比一样快乐

犬鹿/weird but nice(1~3)
之前生成图片少粘了一段,补上。不知道这个能不能存活,之前的就先不删了…😘

犬鹿/weird but nice(1~3)
图片看着不方便啊,我会继续努力找屏蔽词的!

巍澜/夏夜(又名没事儿走两步)

巍澜
普通恋爱文
题目我也不知道是啥

0.
赵云澜一般情况下不愿意挪窝,如果他动了,肯定是由坐着变成躺着。

当然,还有可能是沈教授来亲自请这尊大佛。

1.
沈教授来敲门时他刚洗完澡,半长不短的刘海扒拉到后面去,又有几根不听话地垂在额前,滴着水。“来了!”赵云澜从洗手间里跑出来,裹着一块浴巾。他一急,踩着了地上不知道是什么的东西——后来发现是被杂志盖上的易拉罐,狠狠摔了一跤。

“赵云澜,怎么了!”沈巍不再敲门,可听他那语气,好像屋里不光有赵云澜还有五十只幽畜一样。这满地陷阱,倒还不如有幽畜呢。赵云澜扶着腰,挪了两步把门一开:“嘶——都怪你啊沈教授,我一着急差点没摔折了腰。”

也就沈巍能当真了,...

我的少女笔记

今天是我毕业的日子。去拍毕业照。
毕业照本身没什么,拍完之后我们又拉着老师自己拍照,又把所有教过我们的老师都喊过来拍照。我特别想和语文老师抱一下,拍一张照片,可是最终也没去,真是太遗憾了。
我的同桌,和我坐了一年半,今天我一直想着要和她抱一下,但是最后也忘了。
我还想和我最好的朋友好好说一声再见,最好掉几滴眼泪,抱几下,互诉一下平时说不出口的衷肠。但却没办成。
但我却在计划外的和所有人一起被玉米淀粉泼了个痛快,鼻子里耳朵里衣服上裤子上头发上全都是。音响里放着什么歌我不清楚,只是在我被扬了一脸的蓝色淀粉时听清了一句 party till we die
我们都在笑,有的人汗流下来把淀粉结成了壳,好像原始人。...

我的少女笔记

今天是我初中体育的结束。
怎么说?遗憾是有。跳远没准备充分,实心球也不如平时,但是好歹都满分了。
我有一种还没做好准备的感觉。一想到以后再也不能上我们老师的体育课,我就觉得很难受。那些日子,我们一起训练的日子,全都在今天消失结束。冬天雪往鼻子里飞我们在跑步,春秋大风能把人吹跑我们在跑步,夏天热的汗滴在地上,汇成一滩水我们在跑步。曾经我跑湿过一件羽绒服。
我想,等我们毕业的时候,我肯定会非常难过的。回忆很多,能留住的太少。即便留住了,又有什么用呢?
以后再也没有上下午几千米的跑步时间了, 没有偷偷在跑步时放歌的同学了,没有老师不停的喊声:摆臂啊快点儿摆臂!
我以后当然还会跑步,还会跳远,还会有体育老师,还...

我的少女笔记

昨天我等车的时候,看见树干上有一条虫子。我觉得既吓人有恶心,顿生一种想一脚踩死的欲望。我告诉自己说不定它是好虫子,就这么想着,那只虫子钻进了树干里。
我们这里终于真正热起来了。树上长"虫子",飘的满地都是,但是没有人拿起来捉弄别人了。广场上开了花,一丛一簇,嫩黄的。今天还看见了几个小学女生穿着薄薄地打底裤和背带裙,应该是憋了好久,终于穿起了裙子。我们班最后一个穿着绒裤的人也换上了薄裤子,穿短袖的也很多。
我不负众望地在冷热交替间再次感冒了,每天咳得像是要把肺咳出来。头也疼鼻子也堵,但是跑步的时候惊人地不碍事。
还有什么可写?他?我?考试?朋友?我不想写了,我感觉没有必要。
墙上挂着...

1 / 16

© 墨丁 | Powered by LOFTER